味千中國衰落:5位60歲老人決定這碗拉面的味道

時(shí)間:2019/8/7 14:01:25 來(lái)源:斑馬消費 責任編輯:陳曉京

【摘要】 潘慰應該還記得,SOHO中國董事會(huì )主席潘石屹為她拍過(guò)的那張肖像照——照片里她略微抬著(zhù)頭,信心滿(mǎn)滿(mǎn)。

潘慰應該還記得,SOHO中國董事會(huì )主席潘石屹為她拍過(guò)的那張肖像照——照片里她略微抬著(zhù)頭,信心滿(mǎn)滿(mǎn)。

  在潘石屹特地為這張肖像配發(fā)微博的評論區里,網(wǎng)友對味千拉面吐糟 多的是:貴和難吃。

味千中國衰落:5位60歲老人決定這碗拉面的味道

進(jìn)入中國市場(chǎng)22年,味千中國開(kāi)店超700家,卻未能扭轉業(yè)績(jì)下滑的頹勢。

  8月1日,公司預警今年中報純利同比顯著(zhù)下降。這是繼2018年底爆出高管貪腐后,又一重大利空消息。

  味千掉隊

  8月1日,味千中國(00538.HK)發(fā)布公告,預警今年中報純利同比“顯著(zhù)減少”,公司雖沒(méi)有披露具體數據,但這顯然是壓力的提前釋放。數據顯示,2018年中報,公司錄得凈利潤1.21億元。

  預警公告里披露了兩個(gè)業(yè)績(jì)下滑的具體原因:今年1月1日起生效的香港財務(wù)報告準則第16號“租賃”對費用的影響,以及今年品牌形象提升的投入。

  斑馬消費梳理發(fā)現,新的租賃準則要求企業(yè)將大部分租賃計入資產(chǎn)負債表內,將對企業(yè)的財務(wù)關(guān)鍵指標及其系統和流程產(chǎn)生重大影響。

  實(shí)際上,在“游戲規則”變化之前,味千中國的階段性頹勢一度顯現。

  2011年的“骨湯門(mén)”之后,味千不得不用長(cháng)達兩年的時(shí)間來(lái)恢復元氣。

  否極泰來(lái),公司在2014年和2015年達到 ,分別實(shí)現營(yíng)收26.19億元和26.22億元。之后,再度下滑,2017年發(fā)生巨虧。

  2018年,公司扭虧為盈,實(shí)現營(yíng)業(yè)收入23.78億元,歸母凈利潤5.51億元,同比分別增長(cháng)1.97%和213.23%。

  來(lái)自日本的拉面

  味千中國賣(mài)的這碗骨湯拉面,并非中國土特產(chǎn),而是來(lái)自日本。

  1995年,做貿易生意的潘慰開(kāi)始尋找新的商業(yè)機會(huì ),日本熊本縣的味千拉面成為她新的起點(diǎn)。

  為獲得味千拉面特許經(jīng)營(yíng)權,潘慰和日本重光家族訂立有償使用協(xié)議。年報顯示,2018年公司支付特許費及技術(shù)使用費合計2910.51萬(wàn)元。

  在潘慰的推動(dòng)下,用豬大骨和魚(yú)骨熬制骨湯做的日式拉面,陸續出現在中國餐飲市場(chǎng)。

  1996年,潘慰在香港銅鑼灣開(kāi)設頭家味千拉面餐廳;次年,進(jìn)軍內地餐飲市場(chǎng),頭家門(mén)店選址深圳華強北。

  2007年,公司已在全國40多個(gè)城市開(kāi)設200家門(mén)店。這一年,潘慰首次出現在胡潤餐飲富豪榜里,以35億財富問(wèn)鼎國內餐飲首富。

  這年3月,味千中國在港交所上市,成為內地頭家在港上市餐飲企業(yè),資本市場(chǎng)以192倍超額認購表達對這家明星公司的關(guān)注,公司融資2.5億美元。

  潘慰利用工業(yè)化和標準化運作拉面產(chǎn)品,短時(shí)間內門(mén)店規模劇增,2010年,味千已在中國開(kāi)店508家。

  公司計劃在此后5年內開(kāi)店1000家。話(huà)音未落,就跌倒在了自己 熟悉的地方。

  2011年7月,味千拉面的骨湯被電視媒體曝出湯底是由濃縮液勾兌而成,市值縮水40多億港元。

  介于快餐和正餐之間的味千拉面,在消費升級趨勢下正遭遇猛烈沖擊,公司另尋他路,期望在投資領(lǐng)域有所斬獲。

  2015年,公司斥資6000萬(wàn)美元投資百度外賣(mài),此后百度外賣(mài)低價(jià)“賣(mài)身”餓了么。2017年,公司自上市以來(lái)發(fā)生首次虧損,巨虧4.87億元。

  幾無(wú)“翻身”機會(huì )

  2015年,潘慰主導重啟千店擴張計劃,大舉躍進(jìn)中國內地諸多城市。彼時(shí),公司門(mén)店數為673家。

  到2018年底,公司擁有766家門(mén)店,其中中國內地735家、香港30家、意大利羅馬1家。

  公司收入并未隨著(zhù)店面擴張而增長(cháng),斑馬消費統計發(fā)現,公司營(yíng)業(yè)額從2015年的26.22億元降至2018年的23.78億元。

  中國食品行業(yè)研究員朱丹蓬曾不客氣地指出,味千中國沒(méi)有在關(guān)鍵時(shí)期對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進(jìn)行升級和服務(wù),“翻身”的機會(huì )基本不大。

  2018年末,潘慰在味千拉面50周年會(huì )上發(fā)布了不少新產(chǎn)品,比如,推出限量版豬軟骨拉面等。

  她曾對外表示,以后再也不會(huì )介入類(lèi)似投資百度外賣(mài)這樣的投資,“公司會(huì )在核心業(yè)務(wù)上繼續精耕細作”,專(zhuān)注于“大骨熬湯”。

  同時(shí),公司將店面規模從150平方米壓縮到80-120平方米,一般員工換成兼職人員。細心的消費者發(fā)現,在味千拉面餐廳,紙巾也開(kāi)始收費了。

  在外界看來(lái),味千中國的轉型,并沒(méi)有觸及內核。特別在產(chǎn)品上,味千拉面的賣(mài)點(diǎn)仍然是“大骨熬湯50年”。

  一群60歲老人決策

  味千中國的決策層,除外籍非執行董事重光克昭外,由一群年齡60歲以上老年人組成。

  公司自1995年創(chuàng )立以來(lái),潘慰始終大權在握,既是公司實(shí)際控制人,又是董事會(huì )主席、執行董事和行政總裁。截止目前,她持有公司股權比例47.55%。2018年,她已經(jīng)63歲。

  她62歲的胞弟潘嘉聞是公司市場(chǎng)推廣總監,自2007年3月成為公司執行董事。潘嘉聞主要負債公司品牌營(yíng)銷(xiāo)及連鎖餐廳設計。同時(shí),他自己在外開(kāi)設設計公司,專(zhuān)門(mén)設計及裝修辦公室、商業(yè)零售空間、工廠(chǎng)及住宅物業(yè)。

  50歲的重光克昭,自2007年起擔任公司非執行董事,是公司特許權商重光產(chǎn)業(yè)的股東及董事,擁有重光產(chǎn)業(yè)44.5%的權益。

  獨立非執行董事路嘉星、任錫文和王金城,年齡分別為63歲、72歲和64歲。其中,路嘉星和王金城都已在這個(gè)職位了干了10年以上。